徐步高大灾难中的幸存者,为什么比死者更为不幸?-徐三石

徐步高1
我们可能会下意识地认为,在地震、洪水等大灾难中活下来的幸存者,是幸运的。
因为相比于在灾难中丧生的死者,幸存者至少还活着。
然而,对于幸存者本人而言,他们却强烈地认为自己比死者更为不幸。
这种不幸感不仅仅是由亲人离去和财产损失造成的,更重要的原因恰恰是:亲人去世了,他却还活着。
很多大灾难中的幸存者,他们身上都会带有这种深深的死亡愧疚。
在他们看来,自己的幸存,是以他人离去的代价换来的。

每当他们的脑子闪过任何一丝觉得自己还活着的欣慰感,下一秒钟,他们就会陷入到无尽的自责与负罪之中。
与大灾难中的幸存者最为类似的,就是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军人。
这类军人在侥幸活下来后,通常都会做一件事:寻找并照顾死去战友的亲人。
这种做法,通常会被看做是在履行对逝去战友的承诺,事实上这也是一种减轻自我负罪感的方式。
一想到战友们都战死在沙场,而自己却还活着,这种滋味就很不好受。
通过对战友亲人的付出,幸存的军人在良心上能够得到安慰,虽然他们本来就无需在良心上有所愧疚。

2
幸存者除了“死亡愧疚”之外,最大的心理创伤就是“死亡焦虑”了。
在地震、洪水等灾难来临的时候,很多幸存者都目睹了他人的死亡。
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有人被灾难吞噬了生命,并且这个(些)人很可能是他的亲人。
这种恐怖的记忆将长久地保存在他们的脑海中,令他们意识到生命是极其脆弱的。
有一些幸存者甚至无法做到独处,也不敢睡觉。
因为一旦独处,他们就会被痛苦的记忆所折磨,而一旦入睡,他们又担忧那些可怕的事情会以梦的形式再次呈现在他们面前。
对于有强烈“死亡焦虑”的幸存者而言,生命中原本美好的事情,都被蒙上了阴影。
《水牛湾惨案》中,有一段很经典的话,用于形容在洪灾中幸存的人们的心理:“对我们来说,雨点滴落声像音乐,给春日的花草带来生命,而在他们看来,雨点却是死亡的鼓声,使他们升起对令一次灾难的恐惧,对洪水、死亡的恐惧。”

3
如果你看过电视上对于灾民的采访,你就会发现虽然有一部分灾民情绪很激动,但还有一部分人会显得有点麻木。
这倒不是因为这些人的受灾程度比较轻,而是因为他们的心理已经开启了自我防御机制。
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到对灾难的无止尽的回忆中去,一部分人用“心理麻木”的方式,来保护自己。
这种心理麻木是一种自然的现象,它甚至不受这些人的主观意识影响,这就像一些出车祸的人丧失了与车祸有关的记忆一样,它来自于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。
这些心理麻木的灾民要么变得很冷漠,让人非常难以靠近;要么就拼命投身于劳作中,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。
前者通过退让、减弱交际的方式,来封闭自己,避免被提及痛苦的回忆。
后者则通过摧毁身体的做法,来麻木自己的身体与大脑,让自己无暇念及之前的灾难。

4
除了“死亡愧疚”、“死亡焦虑”和“心理麻木”之外,大灾难中的幸存者还有很多其他的心理症状。
灾民的这些心理症状常常被我们所忽视,因此在很多时候,社会对于他们的帮助,都还仅仅停留在物质层面。
在普通人看来,温饱问题总是最首要的。
而事实上,如果幸存者的心理得不到有效的缓解与释放,他们所面临的,将是一个十分黑暗的世界。
关注公众号“徐三石”,每天和你来一次很燃的思考。